唐霁松表示,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只占到了基金积累额的15%,还有大量的养老保险基金存在银行或是购买国债,随着老龄化程度的加深,养老保险基金保值增值的风险也在加大。

国信策略团队坚持价值投资的理想与信念,始终以价值投资的目光来看待这个市场。回首2019年走过的路,我们先后提出“机遇之年”、“春季躁动”、以及“债牛尾、股牛头”等观点。